桃李互动社区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搜索
查看: 31601|回复: 1

缺乏“透明度”则影响决策的“清晰度” [复制链接]

注册时间
2010-3-22
最后登录
2017-7-14
在线时间
124 小时
桃币
3282
阅读权限
90
积分
4322
帖子
74
主题
46
精华
0
UID
1254644
发表于 2013-8-5 17:35:52 |显示全部楼层

    缺乏“透明度”则影响决策的“清晰度”
    ——读《在北大听讲座》有感

    《哈佛管理》杂志提出,要笼络员工的心,公平、透明的决策过程比加薪更重要。
    一、科学已成为“专家集体”的工作
    西方有句名言:“一个人的思想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中国不缺少技术专家,但缺少懂技术的管理人才,非常稀缺所谓有技术背景的企业家。一个管理人才就可以使一批技术尖子发挥非常好的作用。
    不可缺少团队协作精神。一个业务专精的员工,如果他仗着自己比别人优秀而傲慢地拒绝合作,或者合作时不积极,总倾向于一个人孤军奋战,这是十分可惜的。他其实可以借助其他人的力量使自己更加优秀。歌德说得好:“只有投入,思想才能燃烧。一旦开始,完成在即。”“湿火柴点不着火”。当你觉得工作乏味、无趣时,有时不是因为工作本身出了问题,而是因为你的易燃点不够底。点燃你心中的热情,从工作中发现乐趣和惊喜,在工作的激情中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
    大学是这样一种社会机构,它能很好地整合知识的创造、加工和传播、应用。大学的这种特征已经使它不断的从社会经济生活发展的边缘转移到社会经济发展的核心中来了。现在“专家”太多。这没关系,因为这个“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单位给你涨工资?也没有这个说法。你成一家不成一家,区别不大。你说我是“家”,我说你是“家”,大家都挺高兴。彼此尊重对方的劳动,彼此尊重对方的心境,彼此学习。
    二、政治制度设计中的“无赖假定”
    当年在美国的自然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家发生了一场争论,自然科学家嘲笑社会科学家:“你看,我们每天都在发明大量的新的东西,研究出无穷的新技术。请你告诉我,社会科学家发明了什么?我们的印象中,社会科学家什么也没发明,你们真是太没有能耐了。”一些社会科学家想了很久,冒出了这样一句话:“谁说我们没有发明,我们发明了美国宪法,有什么发明比美国宪法更高明的呢?”
苏格兰启蒙思想家大卫•休谟对宪政民主制度的贡献,就是政治制度设计中的“无赖假定”。这个假定是整个宪政民主制度最根本的一个假设:所有的政治家都有可能成为无赖。为了防止政治家成为无赖,怎么办呢?必须设一道预防机制,并以制度的形式体现出来。这样,即使政治家想做无赖,也没有机会做。把他做无赖的路封死,哪怕让他做一个平庸的政治家,也不让他做一个无赖的政治家。
    历史是有记忆的。上天通常都是先用温和的报警来提醒我们,但当我们对他的报警置之不理时,他老人家就会重重的敲一下锤来。小平同志说:“好的制度坏人可以变好,坏的制度好人可以变坏”。好的制度就是按照“无赖假定”建立起的制度,这样坏人没法干坏事,只能朝好的方向走。
    三、竞争对政治家来说是一种“冲突”
    制度是社会游戏的规则,是人们创造的、用以限制人们相互交流行为的框架。如果说制度是社会游戏的规则,组织就是玩游戏的角色。组织是为一定目标所组成,用以解决一定问题的人群。经济学上有个定理,就是说如果你有一个多层目标,要想同时达到这些目标,必须有足够的工具。工具之间不说完全分开,但要有相当的独立性,每个工具达到一个效益。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道格拉斯•诺斯结论:“经济的原则和政治原则是不同的。”很多非常好的经济原则当涉及到政治问题时,它很可能不被采纳或不起作用,原因是经济学考虑的中心问题是效率,而政治家关心的却是如何去控制。经济原则的重要之点在于刺激经济,即怎样让经济更具活力,刺激让它竞争。政治原则的重要之处不在于刺激,因为竞争对政治家来说是一种“冲突”。对经济来说,“冲突”(竞争)会产生一种活力,可对政府人士来说,控制和力量平衡是最要紧的。如果过多刺激“冲突”,就可能产生出一系列的社会问题。这些社会问题并不像竞争在自由市场中所起到的作用,有可能是相反的作用。
    改革开放的过程,就是一系列改革的热点和难点“串连”“并联”过程,以及一系列热点、难点不断产生又不断解决的过程。中国的社会历来都是这样,辛劳的农民及农村难以构成对整个社会的危险,实际上城市造成的威胁最大。就业为什么是一个问题,是因为它有可能导致政治问题、社会问题,而只有城市的失业才是最危险的!

注册时间
2010-3-22
最后登录
2017-7-14
在线时间
124 小时
桃币
3282
阅读权限
90
积分
4322
帖子
74
主题
46
精华
0
UID
1254644
发表于 2013-8-5 21:13:30 |显示全部楼层
      缺乏“透明度”则影响决策的“清晰度”
      ——读《在北大听讲座》有感
       陶华坤

    《哈佛管理》杂志提出,要笼络员工的心,公平、透明的决策过程比加薪更重要。
    一、科学已成为“专家集体”的工作
    西方有句名言:“一个人的思想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中国不缺少技术专家,但缺少懂技术的管理人才,非常稀缺所谓有技术背景的企业家。一个管理人才就可以使一批技术尖子发挥非常好的作用。
    不可缺少团队协作精神。一个业务专精的员工,如果他仗着自己比别人优秀而傲慢地拒绝合作,或者合作时不积极,总倾向于一个人孤军奋战,这是十分可惜的。他其实可以借助其他人的力量使自己更加优秀。歌德说得好:“只有投入,思想才能燃烧。一旦开始,完成在即。”“湿火柴点不着火”。当你觉得工作乏味、无趣时,有时不是因为工作本身出了问题,而是因为你的易燃点不够底。点燃你心中的热情,从工作中发现乐趣和惊喜,在工作的激情中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
    大学是这样一种社会机构,它能很好地整合知识的创造、加工和传播、应用。大学的这种特征已经使它不断的从社会经济生活发展的边缘转移到社会经济发展的核心中来了。现在“专家”太多。这没关系,因为这个“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单位给你涨工资?也没有这个说法。你成一家不成一家,区别不大。你说我是“家”,我说你是“家”,大家都挺高兴。彼此尊重对方的劳动,彼此尊重对方的心境,彼此学习。
    二、政治制度设计中的“无赖假定”
    当年在美国的自然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家发生了一场争论,自然科学家嘲笑社会科学家:“你看,我们每天都在发明大量的新的东西,研究出无穷的新技术。请你告诉我,社会科学家发明了什么?我们的印象中,社会科学家什么也没发明,你们真是太没有能耐了。”一些社会科学家想了很久,冒出了这样一句话:“谁说我们没有发明,我们发明了美国宪法,有什么发明比美国宪法更高明的呢?”
苏格兰启蒙思想家大卫•休谟对宪政民主制度的贡献,就是政治制度设计中的“无赖假定”。这个假定是整个宪政民主制度最根本的一个假设:所有的政治家都有可能成为无赖。为了防止政治家成为无赖,怎么办呢?必须设一道预防机制,并以制度的形式体现出来。这样,即使政治家想做无赖,也没有机会做。把他做无赖的路封死,哪怕让他做一个平庸的政治家,也不让他做一个无赖的政治家。
    历史是有记忆的。上天通常都是先用温和的报警来提醒我们,但当我们对他的报警置之不理时,他老人家就会重重的敲一下锤来。小平同志说:“好的制度坏人可以变好,坏的制度好人可以变坏”。好的制度就是按照“无赖假定”建立起的制度,这样坏人没法干坏事,只能朝好的方向走。
    三、竞争对政治家来说是一种“冲突”
    制度是社会游戏的规则,是人们创造的、用以限制人们相互交流行为的框架。如果说制度是社会游戏的规则,组织就是玩游戏的角色。组织是为一定目标所组成,用以解决一定问题的人群。经济学上有个定理,就是说如果你有一个多层目标,要想同时达到这些目标,必须有足够的工具。工具之间不说完全分开,但要有相当的独立性,每个工具达到一个效益。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道格拉斯•诺斯结论:“经济的原则和政治原则是不同的。”很多非常好的经济原则当涉及到政治问题时,它很可能不被采纳或不起作用,原因是经济学考虑的中心问题是效率,而政治家关心的却是如何去控制。经济原则的重要之点在于刺激经济,即怎样让经济更具活力,刺激让它竞争。政治原则的重要之处不在于刺激,因为竞争对政治家来说是一种“冲突”。对经济来说,“冲突”(竞争)会产生一种活力,可对政府人士来说,控制和力量平衡是最要紧的。如果过多刺激“冲突”,就可能产生出一系列的社会问题。这些社会问题并不像竞争在自由市场中所起到的作用,有可能是相反的作用。
    改革开放的过程,就是一系列改革的热点和难点“串连”“并联”过程,以及一系列热点、难点不断产生又不断解决的过程。中国的社会历来都是这样,辛劳的农民及农村难以构成对整个社会的危险,实际上城市造成的威胁最大。就业为什么是一个问题,是因为它有可能导致政治问题、社会问题,而只有城市的失业才是最危险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中国教育新闻网

GMT+8, 2017-8-19 02:10

Powered by taoli.JYB.CN X2

© 2001-2011 中国教育新闻网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