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互动社区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搜索
查看: 2087|回复: 0

[资源共享] 80场关于中小学生生命成长的对话(8)蒋勋:发现善与美 [复制链接]

版主

小学生

Rank: 7Rank: 7Rank: 7

注册时间
2013-3-16
最后登录
2017-2-22
在线时间
462 小时
桃币
7896
阅读权限
100
积分
13519
帖子
2319
主题
1046
精华
1
UID
1600670
发表于 2015-8-12 19:47:45 |显示全部楼层

蒋勋:发现善与美

吴再柱/整理

【嘉宾档案】

蒋勋,1947年出生,台湾知名画家、诗人与作家。生于古都西安,成长于台湾。台北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系、艺术研究所毕业。现任《联合文学》社社长。代表作有《汉字书法之美》《蒋勋说红楼梦》《孤独六讲》 等。

【对话内容】

1、为什么我们很少触碰“善”的领域

问:有一个成语叫做“尽善尽美”,但似乎谈美的人比谈善的人更多,您认为这是为什么?

蒋勋:我们先看“竹林七贤”里面的阮籍的故事。从东汉以后,中国的文化里面非常讲究孝道。儒家最重要的两个道德,两个善,一个是忠,一个孝,对国家的尽忠,对长辈父母应该尽的尽孝。那个“孝”变成了一个善意里面的核心,如果不孝你其他的道德行为都不要提了。

阮籍母亲死了,许多人来吊丧,大家都看他怎么哭。孝子是要大哭的,表现他的悲哀。但阮籍在整个丧礼过程当中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可是《世说新语》里面有一个非常动人的结尾,“宾客散尽,阮籍吐血三声。”那个血就这样“啪”的喷出来。

我想多少人就开始说,你看这个阮籍多不孝,回去告诫他的子女说,你们千万不要像阮籍。可是这是一个留在中国历史上一个动人的活出自我的人的风范,那阮籍的善与不善,我想还是留给大家去思考。

为什么我很少触碰“善”的这个领域,大概在哲学的领域里,有时候我们会把“善”归在伦理学领域里面来讨论,“美”是归在美学,这是学术范围。

为什么在很长期我不太讲“善”这个字?我害怕这个字,如果我没有足够的行动的力量、能量,去担待这个字的话,他会流于一个口头上的空洞的东西。在漫长的中国的文化史当中,有一些人是刻意去揭发甚至去对抗,甚至去颠覆伪善的事。

2、回到儿童的原点

问:善在中国古代文化中是什么?我们该如何保持那份固有的善?

蒋勋:孔子谈的最多的这个字不是善,是“仁”。孔子讲的“仁”的本意其实非常有趣。我们吃一个小吃叫杏仁豆腐,我们嗑瓜子有一个瓜子仁,那里面都一个有“仁”字。“仁”就是种子坚硬的部分里面保有的那个最柔软的“芽”,发生生命的“芽”。当有一天我在嗑瓜子的时候,忽然想到这个“仁”可能是孔子讲的那个“仁”的时候,我吓了一大跳,然后我就觉得哲学里面的“仁”,是对生命的一种祝福。其实是生命应该得到生长,生命必须生长,那是一个“善”最好的本意。

任何一种状态的生命,不管是一个低卑的植物,还是一个低等的动物,或者到灵长类的人类,他的生命都应该被祝福,阳光在祝福他,空气在祝福他,水在祝福他,食物在祝福他,使这个生命成长,就像一朵花在开放一样。这大概就是在儒家的核心位置上的、哲学核心位置上的“仁”字最早应该谈的东西。他大概是发展成人类行为里的“善”更早的一个基因。我说基因的原因是,他不一定是对人,他可能是对一朵花,对一种植物,对一种动物。

台湾每一年的四月会有一个桐花季,山的两边全都是白花花的一片,整个山都变白了。所有人都会被那个花的白色所惊动,我们说那个是“美”,不是“善”。有一次我在那边走,有一个妈妈也带着一个五岁的小男孩在那里。这个小男孩在地上玩,他妈妈在跟别人聊天,在比较远的位置。过一会儿那个妈妈忽然听到小男孩“妈妈妈妈”的大叫,好像急得不得了。原来,那个小男孩在玩的时候,他周边落下的全是花。他站起来想到妈妈那里去,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办,因为他要到他妈妈那里去就要踩那个花。这个五岁的小男孩大概觉得他不能踩那个花,因为每一朵花都好漂亮,他就一直叫他妈妈。他妈妈说:“笨蛋,过来。”

    我们注意一下,有时候大人稍微不小心就会把孩子的善意跟美都忽略了。当这个妈妈第三次说:“笨蛋,你过来啊。”我就过去跟她说,你的儿子几岁了?她说五岁了。我说真了不起,如果他五岁舍不得去踩一朵花,我相信他一生都不会随便去伤害生命。我的意思是说善意跟美、美的感动,其实是在一起的。而那个东西在五岁的孩子身上,他会有那个本能,因为他觉得这个东西他舍不得踩,尽管他说不出理由。

有时候我们在成长的过程、在世俗里,经历了太多的人与人之间的权谋争斗,然后我们慢慢会失去对人最单纯的美和善的信念。古语说:“大仁者不失其赤子之心。”我们在追求知识、追求学问,越来越变成一个成长的人、大人时,可是必须要不断回到儿童的原点,我们才能够保有那个赤子之心的部分。

3、脚跟下有大事

问:罗丹说,世界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我们该如何发现生命中的美与善?

蒋勋:我刚才讲的“仁”这个东西,也许它是生命中最强韧的、顽强的力量,生命一定要传递下去。生命在任何困境当中,它都必须被祝福扩大跟繁衍。我想那个会不会是善意的原点;而这个善意的原点,会不会变成我常常在大自然里感觉到美的一个最让我动容的部分。因此我们就会发现美跟善可能会结合。

我们现在讲到美。有时候我们很容易想到贝多芬的音乐,巴哈的大提琴伴奏,莫奈的绘画,这些听觉、视觉上的美,它都是艺术上的东西。我们有时候会忘掉两千年前哲学家庄子最喜欢讲的是“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在人的世界里,常常是相对的,我们认为有美就一定有丑,可是很奇怪在庄子的世界里,他会把这些东西包容在一起,他会觉得“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它是不讲话的,也许等待你去发现。

我这里用到一个词叫“发现”,在庄子的世界里,美是一个发现的过程。而这个发现不是向外的发现,而是向内的发现。如何发现呢?我跟朋友解释过一个“闲”字。“闲”这个字在繁体字里是门口看见一个月亮。我们有多久没有在家门口看到月亮?这个“闲”有点像苏东坡在《赤壁赋》里说“江上的清风,山间的明月。”他特别提醒说,这是不用一毛钱去买的,它就在那里。我想这个“闲”字,其实在提醒我们说“天地有大美”,这个美无所不在,就在我们身边,可是我们自己没有去注意它。

我最佩服两个老师。一个是基督教圣经的布道者耶稣。一次,他带着十二个门徒在走路,看到路边有野生的百合花。他说,所罗门王一生最富有的时候,最富强的时候,全国的国库的宝藏都比不上这一朵野百合。这一句话在《福音书》里变成一个美跟善意的最高的解读,比帝王的权利还要高,比帝王的财富还要高的,是那个生命被祝福的生长。他回到儒家讲的“仁”的原点。

我佩服的第二个老师是印度的佛陀。有一天,他到菩提树底下铺好布,然后盘膝而坐,就在地上拣了一朵落花给大家看,从右移到左边,又从左边移到右边,一句话都没说。他的大弟子迦叶笑了,所有的弟子在发呆惊慌,这个老师要干嘛,为什么拿一朵花给我们看?佛陀把花递给迦叶,说我一生讲的经都在这一朵花里,不是靠文字传,也不是靠语言讲,而是“心心相印”,很美的四个字,靠心灵上的领悟,在这一朵花里去领悟。

对这两个老师我一直都觉得惭愧,因为我不敢用花来讲美这件事情。可是如果把善与美还原到原点,我相信是一朵花的绽放,祝福这个宇宙里、这个天地之间永远有花的绽放,而他们用不同的方式在完成自己。

这些古老的哲学,其实在提醒我们,我们身边有善、有美,正如禅宗所说,你每天拼命读《金刚经》、读《佛经》,不如做好脚跟下大事。我们的脚跟下有大事,可能就是把一个垃圾拣起来。做好脚跟下大事,其实非常简单;如果不从这个简单开始,这个善也可能被误导,那个美也是如此,它可能就在你身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中国教育新闻网

GMT+8, 2017-8-19 19:10

Powered by taoli.JYB.CN X2

© 2001-2011 中国教育新闻网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