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互动社区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搜索
查看: 15751|回复: 0

[资源共享] 摇曳多姿的题画诗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注册时间
2012-10-22
最后登录
2017-7-18
在线时间
577 小时
桃币
9247
阅读权限
100
积分
16559
帖子
2219
主题
1582
精华
0
UID
1473728
发表于 2016-5-6 09:50:37 |显示全部楼层
摇曳多姿的题画诗

作者:刘火 《光明日报》( 2016年05月06日 16版)

对牛弹琴图 石涛


  齐白石对自己的题画诗无比自豪。众人喜欢他的画,但他却说“我诗第一,印次之,书再次之,画更次之”。齐说自己的画在诗、印、书之后,当然是谦辞。但是,齐自诩“诗第一”,则显示了诗在中国文艺史里曾有过的独尊地位。国画里往往有题画诗,则在一定程度上抬升了画的品位。

  诗与画,在文采斑斓的两宋就完成了天作之合。治理国家有些蹩脚,但画艺诗艺冠绝的宋徽宗赵佶,其《瑞鹤图》几乎是诗画合璧的典范。除了图的典雅外,一首题画诗,不仅让诗、画、书相映成趣,而且提升了画面的美好寓意。“清晓觚稜拂彩霓,仙禽告瑞忽来仪。飘飘元是三山侣,两两还呈千岁姿。似拟碧鸾栖宝阁,岂同赤雁集天池。徘徊嘹唳当丹阙。故使憧憧庶俗知。”到了山水画大发展的元代,题画诗更加派上了“用场”。开山水画先河的黄公望,其画开阔,题画诗也写得大气。《为张伯雨画仙山图》有题画诗二首,其中一首“东望蓬莱弱水长,方壶宫阙镇芝房。谁怜误落尘寰久,曾嗽飞霞燕帝觞”。由宋元明至清,题画诗达到高峰,如石涛等画家的题画诗,丝毫不亚于当时的著名诗人之作。

  众所周知,石涛的山水画独步天下。山水画里的众多题画诗是石涛山水画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明明垂柳下,春水满山田,农夫寒带雨,耕破一溪烟”(黄山游踪图三);“一水孤蒲绿,半天云雨清,扁舟去远浦,可遂打鱼情”(黄山游踪图一);“游人若宿祥符寺,先去汤池一洗之。百劫尘根都洗尽,好登峰顶细吟诗”(黄山八胜图六)。在花鸟画里,题画诗数量也不少:“度索山光醉月华,碧空无际染朝霞。东风得意乘消息,变作夭桃世上花”(桃花);“谁将冰雪折成球,此辈应知非浊流。记得琼花尤出色,高高飞上白云楼”(绣球花);“何必秋风想会芽,菜根无乃是灵根。写来淡墨清泉里,留与肥耳作孟邻”(白菜)等。要禅义有禅义、要情趣有情趣、要哲理有哲理、要生活有生活,这些题画诗不仅充实了画中之画,而且扩大到画外之画。进而让题画诗形成一种具有独立意义的诗格诗风。甚至有时,题画诗才是真正主角。石涛有一幅《对牛弹琴图》,画面只一抚琴老者与一静静卧着的墨牛,老者与墨牛相对而坐,没有设色,画面极为简约,题画诗则有六首古风,近800字,布满画面。最精彩的是第六首的最末几句:“世上琴声尽说假,不如此牛听得真。听真听假聚复散,琴声如暮牛如旦。牛叫知音切莫弹,此调一曲琴先烂”。

  诗入画也是文人画的重要标志之一。到了近现代,如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傅(抱石)、李(可染)等,其画其诗都有很高的成就。特别是齐、傅两人的题画诗,除了继承中国诗学的典雅传统之外,在大众化和口语化方面,还造出一片新声。齐在花鸟画方面的造诣与成就几无人能及,花鸟画上的题画诗也可圈可点。如“黄花正色未为工,不入时人众眼中。草木也知通世法,舍身学得牡丹红”;“八哥解语偏饶舌,鹦鹉能言有是非。省却人间烦恼事,斜阳古树看鸦归”(菊花八哥);“卅载何须泪不干,从来生女胜生男。好写墓碑胡母字,千秋名迹借王三”(青蛙蝌蚪)。《九歌》在楚辞里虽属民歌,但时隔两千多年,《九歌》已非一般人可读。傅抱石一生极喜《九歌》,同一题材画有多幅。在画《九歌》时,大量地使用白话。如“荷花衫子蕙花带,你忽然去,忽然又来。你晚上睡在天宫,在云端为谁等待”(少司命);“云神放耀光,赛得太阴与太阳。坐在龙车上,身穿着五彩的衣裳。她要在空中翱翔,游览四方”(云中君)。可见题画诗在傅抱石手里,已经与五四白话新诗有机接轨。

  白话诗入国画,这是了不起的一个变化。这一变化表明,国画的创新途径既然可以是多样的,诗的创新也具多条路径,问题在于画家诗人们敢不敢于去试。我们的先人,无论是画是诗,并不墨守成规,而是以摇曳多姿的题画诗,扩大了国画的天地,同时让诗也获得了另外一种意义。阅读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中国教育新闻网

GMT+8, 2017-8-19 02:15

Powered by taoli.JYB.CN X2

© 2001-2011 中国教育新闻网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