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桃李互动社区 返回首页

齐林泉的个人空间 http://taoli.jyb.cn/?125373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1993年冬天的兄弟

热度 1已有 11093 次阅读2008-12-14 20:51

                                    1993年冬天的兄弟


       
       
烛光死了 
        为什么你还在呆呆地痴恋 
      天色已蔚蓝 
      你的秀发已成白云四处飘散 
                          ——笔者于1993年冬天 

  1993年冬天的一个下午,是个周末,阳光很好。整个山大校

园里都闲极无聊,我和宿舍里的老三隋熠不知怎么就在市区泉城

路上相遇了。那时的年龄都正是小公鸡般的心性,所以一向孤傲

一方,但在街头萍水相逢,还是决定一起横冲直撞下去。很快就

到了晚饭时刻,既想喝点小酒滋润滋润久没有油花的肠胃,排遣

一下青春的寂寞,又想不花钱,隋熠就热情地约我到他在济南工

作的小叔叔家去了。酒酣耳热之后,已是晚上10点多钟,走回校

里,宿舍已关门。我们不知怎么就决定在宿舍楼前的小树林里畅

谈一夜。天亮时,我们恍然大悟,虽然整天同吃同住,但还是相

见恨晚。我们打算做一番大事业,重振山大中文系的雄风,再不

能虚度年华了,于是我们基于中学期间都是校文学社的创办者的

资本,决定继承山大“云帆”诗社的传统,重办系刊。 

  我们不是天生的活动家,但在系里上蹿下跳一阵子,就联络

了许多志同道合的革命战友,高一级的诗人、时任《青年园》主

编的宋明玮一向尽显大哥风范,这次更是鼎力相助,低一级的诗

人詹正凯是我们作为小弟拉进来的,他那股江南才子气崭露头角

,而中文系校外的文秘班中有些社会气因而也能力十足的几个文

学兄弟,最终通过老乡关系也加盟进来。 

  虽然不像梁山一百单八将,但十几个人一凑和,自有一番英

雄大义在其中。于是心中本有的一股使命感和责任感膨胀起来。

我们的心疯狂而纯洁如那个冬天那场多年未见的暴风雪,并且在

那本名为《文心》的系刊里,我们几个兄弟的诗作都不约而同地

写到了雪。 
  
  把诗名定为《雪后》的隋熠写道,“冰冷的雪花在沉沉睡去

/死亡的爱怜闪过夜空/尘封的记忆在瞬间炽热如初”,詹正凯的

诗名是《雪夜二章》,“岁的静穆/在风的铃声破碎之后/有枯枝

银妆伫立/含泪与鸟声/以同一种姿态/在空地羽化飞白”,我的

诗中是:“这个冬天大雪封洞/你是否还在山顶的巢中/一丝不苟

地做工/或是在冰冷的岩壁上/粗刻一些无聊的心情”。大哥宋明

玮虽然写的是《雨季》,但笔名却是“大雪”。那是一个有雪的

冬天,所以是个真正的冬天,大雪给了大地以充足的温暖,并使

她蕴足了水分,要催生一个生机盎然的春。 

  那些雪映林梢、灯照四壁的日子是值得回味的。为了邀一个

被号称才女的叫天舒的女生加盟,我们在山大新校宿舍楼西侧的

一个小酒馆里设下简陋的宴席,然后我和隋熠直赴4号女生楼邀

请(那时宿舍没电话),但男生是不被允许进女生楼的,当时还

是尖嘴猴腮的隋熠忽生一计,于是我们分头行动:这边我在传达

室楼前面的窗玻璃上敲了两下,看门老头慢腾腾地走了过来,我

毕恭毕敬地问道:“老大爷,可以上楼找个同学吗?”看门老头

胡子一翘:“不行!”那边透过传达室宿舍楼里面的窗口,已看

到隋熠精瘦的身影一闪而入。 

  到现在我还没搞清楚,隋熠当时是怎么凭他三寸不烂之舌,

把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女生带出女生楼,并七拐八拐到了校园偏僻

处的那家小酒馆。可能把那个大一的小才女给吓坏了,整个一晚

上从未说一句话,问她吃什么喝什么做什么行不行一概点头摇头

表示。闹得我们这些向来大大咧咧的兄弟们时不时出些尴尬,仿

佛真的从什么地方给拐了个小女孩来。但在我们的系刊里,最终

还是有了她两篇充满灵性的精美小散文。 

   组织人选、约稿审稿、定稿统稿,一切挺妥。然而刊行印

发,却不是动动嘴跑跑腿就能完成的,我们要寻求系里的支持。

从未跟系主任系书记打过交道,但为了我们的事业,不打也要打

。我们提了些水果,在晚上8点钟摸到了系主任孔范今教授家里

,他听了我们的汇报后非常兴奋,当即表示支持;系书记解洪祥

教授也很高兴,帮我们做了各方面的分析,给我们了若干建议。

但总之,系里经费是个问题。按规定这种学生自发的活动,经费

由学生自己负责。我们悻悻离去。处在举国上下都“下海”、“

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时代,再看一看系主任系书记这些国

内知名大教授狭小拥挤又简陋的住宅,我们又能说什么呢?最后

好多系领导名教授都热情应邀做我们刊物的顾问、指导,顿然使

我们感到有了强大的后盾,所以我们浑身都是无穷的力量。 

  事已至此,我们更下定决心把它搞出来。两个月后,中文系

新一代系刊出来了,并在后来的文学院院长谭好哲教授的主持下

,借势一举主办了驻济高校文学社的大会盟。我们把刊物送往校

、系各部门,送到各知名教授那里,送给校内外的广大同学们,

反响确实很不一般。当时《山东大学报》主编高忠汉先生感慨地

说:“很久没见中文系出这样的刊物了。”一些老教授也说:“

在这个‘下海’经商成风的年头,这些学生们还这样做,他们是

希望啊!”这一切使我们满怀一股巨大的成就感,毫不在乎为了

这事兄弟几个吃了三个月咸菜馒头。不过还是感谢同学中一个叫

陈炎的姐们,是她托了亲戚关系送礼给某机关打印室打字员,才

将刊物打印出来(当时很少有打印机)。有件滑稽的事儿是,在

系里复印时,为了节约复印费,隋熠买了一盒大鸡烟,很社会气

地扔给了打字复印员,那种打肿脸充胖子的神情现在还历历在目

。 

  那年冬天就这样忙忙碌碌过去了,就像一会儿就过了这么多

年。那本叫做《文心》的系刊在我抽屉和记忆中尘封好久了。事

实上它收录了当时从中央级的《人民日报·大地副刊》到《青年

园》这样的校级刊物上发表过的作品若干,是当时在校生四五年

内的精华。而这个冬天的那些兄弟姐妹们,在以后也枝繁叶茂:

宋明玮成了复旦大学陈思和教授的门下,詹正凯也先成了《

青年园》的主编、毕业后又到了《中国青年报》,隋熠则首批进

入《济南时报》做记者,那个才女天舒现在到了美国耶鲁大学。

在社会上滚打摸爬多年后,我重回了山大中文系读研究生,我

的导师正是才女的父亲。 

  还有许多兄弟姐妹们早已不知下落了。但我相信,有一天他

们会像从地底下突然冒出来一般,花团锦簇地出现在山大园内,

互相说着笑着,讲述着这些年的经历,回忆那些或甜或涩的青春

故事,仿佛又回到了1993年的冬天。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襄阳李勇慧 2016-5-20 07:16
我也曾经在文学社当了两年多管理员,来桃李网做版主也两年多了,一直特别喜欢看有文学色彩的,写真实生活又让人能得到启发的文字。齐老师的文字是我喜欢的文字之一。
回复 襄阳李勇慧 2016-5-20 07:16
我也曾经在文学社当了两年多管理员,来桃李网做版主也两年多了,一直特别喜欢看有文学色彩的,写真实生活又让人能得到启发的文字。齐老师的文字是我喜欢的文字之一。
回复 襄阳李勇慧 2016-5-20 07:16
我也曾经在文学社当了两年多管理员,来桃李网做版主也两年多了,一直特别喜欢看有文学色彩的,写真实生活又让人能得到启发的文字。齐老师的文字是我喜欢的文字之一。
回复 襄阳李勇慧 2016-5-20 07:16
我也曾经在文学社当了两年多管理员,来桃李网做版主也两年多了,一直特别喜欢看有文学色彩的,写真实生活又让人能得到启发的文字。齐老师的文字是我喜欢的文字之一。
回复 襄阳李勇慧 2016-5-20 07:16
我也曾经在文学社当了两年多管理员,来桃李网做版主也两年多了,一直特别喜欢看有文学色彩的,写真实生活又让人能得到启发的文字。齐老师的文字是我喜欢的文字之一。
回复 襄阳李勇慧 2016-5-20 07:16
我也曾经在文学社当了两年多管理员,来桃李网做版主也两年多了,一直特别喜欢看有文学色彩的,写真实生活又让人能得到启发的文字。齐老师的文字是我喜欢的文字之一。
回复 襄阳李勇慧 2016-5-20 07:16
我也曾经在文学社当了两年多管理员,来桃李网做版主也两年多了,一直特别喜欢看有文学色彩的,写真实生活又让人能得到启发的文字。齐老师的文字是我喜欢的文字之一。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中国教育新闻网

GMT+8, 2017-6-27 18:31

Powered by taoli.JYB.CN X2

© 2001-2011 中国教育新闻网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