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桃李互动社区 返回首页

海翔一号的个人空间 http://taoli.jyb.cn/?125500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教师专业发展需要提高“专业表达”能力

热度 4已有 4467 次阅读2012-3-6 13:45 |系统分类:教育| 专业, 教师, 能力

        


教师专业发展需提高“专业表达”能力

刘波

      吴志翔(塞林)的《我们热爱什么样的教育》一书,有空时我经常会拿出来翻翻。这本书中的大多数文章来自于浙江省专业报新闻名专栏“塞林说新闻”,我早已拜读过。这些文章中关注的话题,在今天看来已经是旧闻了,但作者对这些话题的评说,并没有因时间的流逝而过时。

        今年7月份,我在当月的某教育刊物看到一篇题为《从“教育反思”走向“专业表达”》一文。这篇文章中提到,目前对校长和教师的“专业表达”方面的培训关注不够,今后在继续教育中要注重从“教育反思”走向“专业表达”。

      “专业表达”的说法让我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或许正是由于“专业表达”能力的缺失,教师们发出的声音不够专业,不能让人信服。如果教师“专业表达”的能力得到提升,将使学生和家长更加信服,从而能更顺利地开展教学工作,提高家校沟通的质量。面对一些教育热点问题,教师如能在媒体上发布一些专业意见,教师将能在更大的层面上影响公众,树立自身的专业形象。

      近年来,教师的专业发展成为了一个热门话题。在现实中,我们却不得不承认,与医生、律师、会计等职业相比,教师的专业化程度是比较低的。更令人尴尬的是,在面对一些教育热点问题时,作为专业人士的教师竟无法发出有影响力的声音。现在对于教育问题,谁都能说上几句,但有些似是而非的观点经过网络放大后,会造成家长和公众一定的误解,进而影响到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正常开展。

       在“专业表达”的说法启发下,我觉得《我们热爱什么样的教育》一书堪称教师学习“专业表达”的范本。吴志翔是文学硕士、美学博士,又有着多年教育媒体的工作经历,他的文字隽永、清新,读来有一种直达心底的力量。“塞林说新闻”在浙江的教师中非常有影响力,吴志翔的本名远不如笔名塞林来得有名。

       在当前这样一个网络社会,即便是在学生面前,教师已无法担当知识代言人的角色了。在海量的信息面前,与家长和其他社会各界人士相比,教师已经没有多少知识上的优势了。现在,不少教师碰到了这样的尴尬,如果仅在家长会上说学生的分数,讲学习成绩的重要性,已经不被有见识的家长看好了。教师要赢得家长的支持,必须让自己的观点打动家长,这样才能更好地发挥好家校协作的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教师必须跳出学科教学的局限,把目光投向更加宏大的教育,了解教育发展的形势,关注教育热点问题,并能发出有思考力的声音。
   
 “两耳不问窗外书,一心只教圣贤书”,这样的教师,其实离“OUT”不远了。一个人的见识决定了他的高度,如果教师不能关注教育形势的发展,不关心教育热点问题的话,在资讯高度发达的今天,可能不知不觉地就沦为井底之蛙了。如何看待“虎妈现象”?如何看待作业“教师先做”的规定?对这样的问题的解读,其实正在考量着教师的专业地位。

     《我们热爱什么样的教育》一书中的很多文章,就是基于对教育热点问题的关注。作者通过对教育新闻事件的评说,厘清一些认识上的误区,提出一些有价值的建议,通过现象看到问题的本质所在。作者阐述观点的时候,与一些专业的时评写手最大的不同就是,不追求观点的新奇,而是用教育的眼光来看待这些教育热点问题。所以时过境迁,这些文章读来还是富有启发意义。

      “青少年网络成瘾”“艳照门事件”“减负困境”“小升初现象”“奥数问题”“钱学森之问” “追捧名牌大学”“男孩危机”,这些教育中的热点和难点问题,作者均在第一时间进行了关注,给教师们用教育专业的眼光去看待这些问题提供了借鉴。其实,对这些问题的分析,何尝不是教师们提升教育理念,改变教育行为,提高专业表达能力的有效路子呢?

        有篇名为“教育要趁早”,看起来跟“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有异曲同工之处,但是作者想表述的意思并非如此。读了这篇文章后,会深深感受到在家长在教育孩子、教师在教育学生过程中,防患于未然的重要意义。现在,青少年因网络成瘾而造成各种严重后果的悲剧经常见诸报端。正如作者所言,家里有一位网瘾少年不啻于一场灾难。深陷于绝望中的家长为了挽救自己的孩子,不惜把他们送到一些带有强制性的机构接受旨在戒除网瘾的训练和治疗,比如军事化的行走学校,训练营、问题少年转化教育基地以及网戒中心等。但是,这些机构同样也是存在很大的问题。2009年,广西一名网瘾少年到“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十几个小时后死亡,涉嫌故意伤害这位少年的是几名教官。当时,山东临沂一网瘾戒治中心的专家杨永信,曾被誉为在网戒方面创造了奇迹,其治疗模式中较为核心的是“行为矫正”方法是在孩子脑部施行电击。当时,卫生部叫停这种“惨无人道”的疗法后,但是还有不少家长情绪激烈地为杨永信辩护,称他是“救命恩人”。

      青少年受“网瘾”毒害而“无可究药”的悲剧经常在媒体上出现,这的确是个严峻的问题。作者提出的“教育要趁早”的观点,呼吁要为孩子营造良好的学校、家庭和社会环境,在平时的教育中需要进行一定批评和惩罚。不要忽视,当孩子被送进那些专门机构进行行为矫正时,一般意义上的教育可能已经对他们已经产生实际效果了。

        事实上,真正成为网瘾少年的,都是现实生活中存在一定问题的孩子。或是亲子关系不佳,或是学业失败,或是缺乏兴趣爱好,等等。如果家长注重构筑和谐的亲子关系,学校让学生的生活更丰富多彩一些,那么,学生沉迷网络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教育要趁早”,或许能避免一些孩子走上“网瘾”的不归路。

       现在,各级教育行政部门都在大力推进减负。但是,不少一线教师对此是有抵触的,因为教师们有教学考核的压力。或许,在很多教师看来,“减负”其实就是一纸空文,因为只要升学的枷锁在,减轻学生负担只能是空话。《走出减负的“囚徒困境”》一文,形象地说明了“减负令”落不到实处的真正原因。坦率地说,在当前的应试的环境下,做更多作业、经历更多考试、补更长时间的课,学生相对会考得高一点的分数。当然,这些获得高一点的分数,跟付出是严重不对称的,是“高能耗、低产出”。“减负令”落实不了,用“囚徒困境”来解释是再为妥帖不过了:我拼命补课,别人减负,那我获得优势,别人居劣势;我减负,别人也减负,则大家进入一种良性竞争状态;我拼命补课,别人也拼命补课,则大家进入一种恶性竞争状态。根据“囚徒困境”理论,这场博弈中唯一可能达到的是第三种结果,这样的结果也导致“减负令”的不能落实,学生的负担依然很重。

      走出“囚徒困境”需要双管齐下。一是政府规范办学,加大检查力度,对于违规办学的学校和校长要加大处罚的力度。近年来,山东省教育厅在这方面的力度很大,因此在规范办学上有了很大的起色。二是教育工作者认识上的提升。作者认为,教育工作者应该认识到,恰恰是孩子们需要在未来面临各种可能的压力,所以更不该把命运捆绑在读什么学校上,而应该实实在在地去培养他们的学习能力,创新能力、自我发展的能力。

      教师作为专业的教育工作者,能否有底气去探索“轻负高质”的教学,至少努力提高自己的课堂教学效率,不去挤占学生的其他时间来完成自己的教学任务呢?能否不因所谓的升学压力而使自己成为加重学生负担的推手,并能说服家长不要因为学校负担的减轻而自己来加重对学生的负担?——这些同样考量着教师的“专业表达”。

      当然,教师要提高“专业表达”能力,除了关注教育热点和难点问题外,还必须多读书、常思考、勤写作。无论是言说能力和书面表达能力的提高,都需要深厚的教育理论功底、开阔的教育视野、丰富的人文知识等来支撑。这本书中的《魅力教师有书香》《教师当有“为己之心”》《别把北大当终极梦想》《告别所谓的“大学梦”》《杰出人才就像尖毛草》等多篇精彩的文章会给我们很多的思考。

       想正视教师的“专业表达”问题,发出有力量的专业声音,更好地服务学生的终身成长,不妨向《我们热爱什么样的教育》一书取取经。(作者单位:浙江宁波市镇海区仁爱中学)

                                               (《师道·情智》  2011年第10期)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海翔一号 2012-3-6 19:42
这本书既进了职工书库,也进了农家书屋!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中国教育新闻网

GMT+8, 2017-6-28 04:45

Powered by taoli.JYB.CN X2

© 2001-2011 中国教育新闻网

回顶部